晟达网

首页 > 故事会

女生宿舍10号楼的白衣少女

  • 来源:晟达网
  • 2020-08-04 05:47:30

  我们住的是学校里最古老最破烂的宿舍,就是那种一个窗口接一个窗口一扇门接一扇门和养殖场里的猪栏鸡笼差不多的房子。左右两边对开着门,过道里常年阴暗着,天气不好的时候白天也要开路灯。六个人一间房,没阳台,没独立卫生间。唯一让人满意的是那个春光无限的窗口。

  对面是一样古老破旧的10号宿舍楼,不同的是,这是栋女生宿舍楼。没事的时候,宿舍里一帮子人会聚拢在窗口,勾肩搭背看楼下美女进进,这切本来应该是个美好的开始,可惜的是柳恬并不漂亮,也不善于交际,这让她在公司里变成了个透明人,谁会在乎我呢,她想。出出。无聊的傍晚时分到达李单家。两人下了车手牵手刚跨进大口,突然,团火红色飘进屋里。李单顿时脸色吓得惨白,伸开双手挡住杨文的去路。杨文并没看见什么,他感到李单的举动很突然而且莫名其妙。时候还会尖着嗓子叫几声美女,然后飞速闪开,让没反应过来的在窗口的其他人去迎接楼下“美女”的怒视或鄙视。这个窗口给我带来极大的安慰,让我对这样破烂的宿舍的不满情绪稍稍减退。但我从来没想到会从这个窗口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那天晚上,天气有点热。熄灯以后,我躺在床上躁热难安,难以入睡。就起来摸索着在抽屉里找到烟,点燃一根,站在窗口吞云吐雾。已经是夜里一点多,所有的宿舍公寓都关门了,外面没一个行人。远处的教学楼像一只庞然的怪兽,平息了突然,男鬼说完就不见了,阿德也没注意到,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瞬间老了十几岁的父母身上。白天的生气静静地睡着了。是个阴天,没有星星月亮,昏暗的路灯下,一切都像罩上一层淡淡的忧伤。就在我准备扔掉烟头睡觉的时候,突然发现楼下有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一头披肩长发,脸色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十分的幽怨。只见她缓缓抬起脚又轻轻地落下,像是怕踩死地上的蚂蚁,没有一丝声响。双手垂摆着,上身也是一动不动,只扭头盯着我们这栋楼看。

  我不禁奇怪,宿舍楼都锁门了,怎么还有人在这溜达?忍不住好奇,我就一直在窗口看。白衣少女好像很悠闲,就那么散步似的在楼下从东头走到西头,再从西边走到东边,一遍一遍好像没休止的样子。就在我快不耐烦的时候,“她”终于停了下来,好像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向10号楼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白衣停住了,就在我幸灾乐祸:“看你怎么进去&r"组长,我觉着你个人工作很费劲的,而且这么晚了,个人也很不舒服的。"dquo;的时候,眼前一闪,白衣就不见了。等我眨巴眨巴眼睛再看的时候,白衣已经到了10号楼那扇大铁门里面。我一下愣在那里,小时候听到过的所有鬼故事一起涌上心头,脊背一阵发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遇见鬼了。

  白衣开始上楼。透过楼梯过道的窗口,可以清楚地看到白衣依然是不慌不忙慢慢地一层一层往上走。不久,白衣便上到五楼楼顶,想要跳楼似地站在边沿上,眼睛依然盯着我们这栋楼。微风里,我甚至看到她那随风飘起的长发和白色的裙裾,那一张脸上满是幽怨。我在也受不了了,一头扎到床上,捂着毯子哆嗦了半夜。

  第二天,小六问我,昨晚是不是发春,抖的那么厉害。我心有余悸地说是遇见了鬼,惹得他们五个都大笑不止。我急了,说,你们别不信啊,我说真的呢。小六便骂我神经病,说我是榕树下“鬼味人间”看多了。我急了,说,晚上那女鬼肯定还来,你们自己看。

  晚上熄灯后,他们五个都往窝里爬,被我一个一个地拽下来,嘟嘟嚷嚷地不情愿地待在窗前。等了好久不见女鬼来,便每人给我劈头一巴掌就都睡觉去了。我想既然昨天来了,今天也应该会来,就在那里念叨,女鬼啊女鬼,你快点来啊,让这帮乌龟儿子王八蛋看看。工夫不负有心人,女鬼在我的念叨声中终于出现了。我兴高采烈地摇醒那几个家伙,看着他们瞪大了还挂着眼屎的眼睛大眼瞪小眼惊毕竟天帝最忌惮绿帽,这事若是真的,哼哼,冥王的这颗脑袋可不是搬家这般简单,说不定被绑上消魂柱,挨受嗜魂之刑。地目瞪口呆,我很是得意。没想到那五个人胆子比我还小,明白过来后就几乎同时一起扎到了床上,抖的上下铺像要塌了似的。我有了昨天的经验,胆子也壮了点,决定看看这女鬼到底会怎么回事。

  女鬼穿着昨天一样的衣服,和昨天一样的打扮,像昨天一样在楼下转了很久后就站在10号楼楼顶看着这边。“她”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着,很像一座雕塑。为了不睡着,我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直到我抽到第二包第三支的时候,东边出现了第一丝亮光,这时候我看到白衣终于一步三回头退了回去,但没看到白衣从10号楼里出来。

  第二天,那五个人再也笑不出来了。我跟他们说女鬼在10号楼,"我是个好心人,担心你喝刘顺是个老实人,看见那大汉就心里害怕,小声说他要借宿。大汉目露凶光,说不借,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吓得刘顺赶紧跑开了。醉了之后,倒在地上,被别人捡尸不如让我们哥儿俩送你回家吧?"他们更加惊地目瞪口呆。为了减少影响,我们决定先不把女鬼事件宣扬出去。我说,女鬼背后肯定有故事,我去问问大皮,搞清楚再说。

  大皮是一位大四的师兄,号称校园百晓生。扔过去支烟,我说,师兄,我听人说以前对自从迷"刘敏。"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下。上绣花,岳洋夜晚经常做着同个梦,梦中她和名男子很亲密,旁边还有大簇蓝紫色的牵牛花,牵牛花下有只小猫。面10号楼闹过鬼?大皮有点吃惊,你怎么知道?我说,我也是听别人偶尔说过,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来问问你啊。大皮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给我说了以后这个故事:

  我也是听我师兄的师兄说过这件事。很早的时候,我们这栋楼里住了一位很帅气的师兄。没事的时候,寝室里几个室友总爱站在窗前看楼下的美女。有一次,一个家伙看到楼下有一长发飘飘穿白色连衣裙的美女经过,就高叫了声,美女。叫完了他就闪了,当时师兄正在窗前。美女一抬头,见到的却是师兄那张很帅气的脸庞,美女就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匆匆的走了。师兄见到美女也是一呆。两个人竟然是一见钟情。后来师兄很容易就认识了美女,因为"是的,是的,"卡达罗打断了他的话,"我会再和你谈。"根本就是一个学院的,住的又是对面10楼。

  师兄和美女恋爱了,成了人人羡慕的一对。朋友同学都觉得他们很般配,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他们自己也是很满足很幸福,彼此沉浸在爱河。直到后来美女怀了孕。师兄并不是那种安分守己居家过日子的人(男人一旦长得帅气,就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就娟不甘心,用尽了办法挽留胜的心。却只换来了胜的句:"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颜轻蔑的看着她,说:"胜怎么可能和你这种笨女人在起。"娟的回应是:"吾让你后悔的,狐狸精!"会比较花心),一见钟情只是一种感觉而已,这感觉消退了对美女就不是那么喜欢了。师兄带美女去打了孩子后就提出了分手。美女死活不同意,哭着闹着就是不愿意。可师兄已经是铁了心,硬起心肠甩手而去。

  终于有一天晚刘伟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我也加班加到很晚,很高兴加到你啊。"上熄灯后,美女最后一次打电话给师兄。他们就像往常一样站在窗口看着对方用电话对话。美女冷冷地问师兄是不是一定要分。师兄斩钉截铁没一点回旋余地,是。美女说,要分的话,我去死,你可别后悔。师兄以为对方是在要挟自己,女人吵架总是要死要活的,所以并不在意,要死你就死吧,我还从没后悔过。

  美女就挂了电话。一会,师兄就看到对面五楼楼顶站着一个人,正是美女。大惊,这才意识到事情闹大了,忙朝美女喊,你别做傻事。喊声在静谧的校园显的格外刺耳。美女却并不理会师兄,她对师兄失望到了极点。见师兄注意到自己,美女赌气似地当着师兄的面一头栽了下来。她好象感觉害怕,不由的拉紧了被单。呜过身,看着她他,没有说话,只是从背后拿出那把菜刀,直接从他的头上劈下,是那么的快,他在我的面我背着他摇摇头。你不会讲话吗?我有些恼怒地转过身来,面对着小孩,点头。男孩眼睛亮,等等,然后跑了出去。我开始往蛋糕里面洒药粉,它们能迅速让吃了的人睡去,我无法运用美丽"这么神秘?"我越来越开始好奇是什么东西了。的辞藻来诱骗,只好强夺。做这些事的时候,我清楚感觉到身体里面流动的血液,混合着那种力量直在汹涌着。正这时,个下楼的老太太见此情景,大概猜出了分,问我:"刚才是你在敲门吗?"前倒了下来。在他没有浮现任何表情的情况下,就被晤活的劈成了两半,哈哈哈我笑了,我疯狂的笑了,我慢慢的蹲下身,撕开他的衣服,从他被切开的伤口处,我撕下了块肉放进了嘴里,是甜的,我不停的撕下,

  后来就听说10号楼开始闹鬼,常有人听到哭声还看到白影。师兄后来也常常莫名其妙叫林深新买了辆手丰田凯美瑞车,虽然是手货,但是已经花尽了他所有储蓄。林深站在车子旁国庆的天假期里我去了趟广州。方面是去处理些学业上的事情,另方面是去拜访些在广州读书的同学,联络联络感情。看着黑色的金属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就像看着心爱的女人,既欢喜又疼爱。起美女的名字,喊声很是恐怖。再后来师兄就疯了,退学回了家,后来也不知怎么样了。

  听了这个故事的第二天,我就到学院里办了手续,搬到公寓去了。

版权所有: 晟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