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达网

首页 > 故事会

错爱警官

  • 来源:晟达网
  • 2020-07-31 20:37:37

Chapter1重逢

苏慎从来没有想过再次见到甄晓心会是在乐声喧闹鱼龙混杂的酒吧里。

一年不见,她原本顺滑的长直发烫成了酒红色的波浪卷,清汤挂面的脸上画着浓妆,要不是认出她嘴角浅浅的酒窝,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一边抽着烟一边跟人调笑的姑娘就是甄晓心。

不知旁边的人说了什么,她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站起来,边笑边推搡着身边的男人往那天下午邓南翘课去看大南的钢琴演奏。小礼堂里就邓南一个人坐在那里听大南悠悠然地弹着钢琴。他手指纤长,嗓音干净。回眸一笑,邓南心里就开了无数朵灿烂的花。舞池走。

“甄晓心!”苏慎攥住她的手腕强迫她转过身来,语气中的痛心盖过了久别重逢的喜悦。甄晓心闻言转一次宿舍里的几个女孩子一起约了罡和那姐姐去爬山,不知哪个鬼丫头把几粒苍耳种子偷偷扔在罡的毛衣上。待他发觉时,我们都大笑不止,那姐姐也浅浅一笑,罡就走到她面前,姐姐认真地把它们轻轻摘下,再细细抚平沾起的毛线,眼睛盯着罡嘴里却嗔怪着我们:"这帮小女孩啊!"轻轻的这么一句,已轻而易举地摧毁了我所有的心思,人家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啊!过脸,熟一年前,佟霜见到的影子的影子,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人看见过。悉又陌生的、笑容满面的脸,亲热中带了点嘲讽:“哟!这不是苏警官吗?没想到,你也会来这种地方?怎么,有没有相熟的姐妹,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繁星满天。夜凉如水,甄晓心的外套丢在了酒吧,她哆嗦着站在路口打电话叫车。黑色的奔驰悄无声息地滑到她身边,苏慎摇下车窗:“上来!我送你回去。”

甄晓心毫不犹豫地上了车,车里的暖气让她一下子活过来。舒服地叹了口气,她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摆明了拒绝交谈。可是苏慎不放过她:“你怎么可以去那种地方,还和那种人混在一起?!”责怪的语气让甄晓心蹙了眉,可她很快笑起来:“那种人是哪种人?被你们精英调查组盯上的人?我不是本来就是那种人吗……苏警官可真健忘啊!”说最后一句话时她的笑容隐去,眼角眉梢是明明白白的嘲讽。

苏慎沉默。过了一会儿才问她:“你住哪里?”

甄晓心望着车外,随口答:“送我去四季酒店。”从一年前起,她就搬到了酒店里。家里的别墅她不想回去,虽然家政阿姨把地板洗了一遍又一遍,可她仿佛还是能够看到那上面暗沉的血迹。温热的血缓缓流淌,流到她的脚下,浸湿了她的鞋尖……

再次见面是因为甄晓心的电话。她什么都没说,连称呼都没有:“来派出所接我。”苏慎搁下手头的工作匆匆忙忙赶到时,甄晓心正披着大衣坐在办公室的一角无聊地洗牌,手上的纸牌在她的指间舞得人眼花缭乱。苏慎却只看见她染成鲜红的长指甲——以前,她从来不留指甲,更不会染。

甄晓心撩起眼皮望了他一眼,随后拎起包对他说:“走吧。”

上了车,苏慎并不发动:“甄晓心,我们谈谈。”她掏出小镜子补妆:“你说。”苏慎恨极了她这种浑不在意的态度,一把夺过她的东西:“甄晓心!上次因为和卖淫团伙混在一起进局子,这次因为在赌场豪赌进局子,你怎么会堕落成这样?你就不能找点正经事做吗?!”甄晓心没等他说完就开始笑,笑得前仰后合,仿佛他讲了个天大的笑话。

“……正经事?什么才是正经事?上学?一年前我就被学校开除了。工作?我有的是钱为什么还要工作。”她睁大满是恨意的眼睛,“再说,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

苏慎被她自暴自弃的态度激得砸了方向盘:“就凭今天我把你从派出所领出来,我就有资格管你!”

无论她如何反抗,苏慎径自把她的东西统统打包,从酒店一路载回了他的公寓。不情不愿地站在门口,甄晓心眼睁地看着苏慎把她所有的东西搬到了客房。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直到你改掉所有的坏毛病。”

她不肯进去,生活用品没了再买就是,这些东西她都不要了。转身欲走,却被苏慎一把拉住。他手掌很大,指腹有茧,他固执地攥住她的手腕,凝视着她的眼睛,温软的语气中带着乞求:“请你,把以前的晓心还给我。”

Chapter2过往

以前的甄晓心。以前的甄晓心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哥哥的心肝宝贝,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富家大小姐。没有了父亲和哥哥,甄晓心就不是以前的甄晓心了。

在苏慎公寓的第一晚,甄晓心失眠了。内疚和自责铺天盖地地淹没了她。她强迫自己不去想,她翻箱倒柜地找酒找香烟,可所有的烟酒都被苏慎丢在了酒店里。焦躁的甄晓心拿起床头灯狠狠地砸到门上。

苏慎敲门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地狼藉,玻璃碎片,塑料碎片,各种零件散落一地。罪魁祸首甄晓心蜷成一团缩在床头的角落里,埋着头哭泣。听见声音,她抬起头,红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这么绝望的眼神,带着深深的恨意——她恨他,他早就知道。可等她的恨意真真切切地摆在这双漂亮的眼睛里,他却感到自己不能承受。

他出去了,甄晓心的眼泪流得更加厉害。为什么要遇见他,为什么要爱上他,又为什么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还是不能放下他?

她到现在还记得他们的初相见。阳光明张丹卓承认有人在找她,所以她不敢再住在这里,也不敢去找他,怕会连累他。媚的校园,她拿着书匆匆赶去教室。据说新来的辅导员帅气到迷倒全班女生,因为英语大赛错过了班会的甄晓心十分不满:她甚至都还没有见到这位传说中帅气的辅导员,怎么就被强制包含在“全班女生”中被他迷倒了呢。

有人从身后喊住她:“同学!综合楼一教怎么走?”她停了下脚步,边回头边热心地回答:“正好我也要去一教,我们可以……”“一起走”三个字卡在喉咙里,缓一缓才放低了一个音量轻轻吐出来——对面的男生玉树临风,微微一笑眸中尽是金色的阳光。对着帅哥,甄晓心总是要比平日里温柔些的。

到了教室才知道,他叫苏慎,是他们班刚刚走马上任的辅导员。

最终,甄晓心也没能从他“迷倒全班女生”的魔咒中幸免。

那时候的她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全班女生在他的打击下全部尸骨无存只余她幸免于难。现在想来,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圈套,只等她傻傻地上钩。可那时候的她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自己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

他带她去校门口的夜市吃烧烤,她凑过去执意要在他的烤串上咬一口,却被辣得眼泪汪汪,他面巾纸毫不客气地按在她的眼角,语气依旧温柔:“早跟你说了很辣……”她逃课出来找他,拉着他陪自己坐在垂柳依依的湖边吹风。春日里,连空气都是暖的,她深吸一口气,张开双手豪情万丈:“世界如此美好!”他偷偷把编好的柳枝扣在她的头上,她凑到湖边欣赏柳枝编成的花环,又诧异又惊喜:“苏慎你还有这手艺?”

她从来不肯规规矩矩叫他老师,总是一口一个苏慎,叫得亲亲切切热热闹闹。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纠正她“叫我苏老师”,最后他总算无奈放弃,每回她得意洋洋地叫他苏慎,他便伸手宠溺地揉一揉她的长发。

那时候,她觉得苏慎对她真好。除了爸爸和哥哥,最宠她的人就是苏慎了。

她是走读生,有课的日子家里的司机开车送她来学校,晚上再把她接回去。她在学校有宿舍,可是从来没有住过。为了有更多时间跟他相处,她决定从家里搬出来住到学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了爸爸,她兴高采烈地把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苏慎,以为他会跟她一样高兴,却没想到他只微微皱眉:“你那么娇气,学校的住宿条件很不好,只怕会不习惯吧?”

她挽着他的胳膊笑得眉眼弯弯:“没关系!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他放柔了声音:“可是我不舍得你吃苦啊。”他说话的时候漂亮的眉头蹙起来,担忧的神色一目了然。

她被他眉眼中的担忧和愁绪蛊惑了,生怕他担心和不高兴:“那我回去跟爸爸说,我还是住在家里吧。”

再然后,她便趁爸爸和哥哥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把苏慎带到家里来。她去餐桌给他倒水,他站在客厅指指走廊尽头关闭的房门:“那是洗手间吗?”她抬头看了一眼:“洗手间在另一边,那是我爸爸的书房。除了他自己,不让旁人进的。”

她半年后,时间帮我抚平了这道伤口,甚至有的时候我要感谢她,教会了我成长,教会了我坚强,教会了我正确处理感情的方式。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他送她一对水滴形状的紫水晶耳坠。她欣喜万分,兴冲冲地买了许多礼服去配它。凡是爸爸和哥哥带她出席的晚宴和聚会,她都一直戴着……

半夜,不放心她的苏慎轻轻开门查看的时候,甄晓心已经睡着了。梦里,她拉着苏慎的手撒娇,他笑着伸手揉乱她的头发。下一刻,她的手中空了,他站在离她很远很远的地方,中间隔着无边无际的红色的血迹,温热的血缓缓流淌到她的脚边,浸湿了她的鞋尖……

Chapter3仇恨

苏慎带甄晓心去美发店,勒令她把头发拉回来。她拨拉一下头发,没好气地道:“我要去洗手间!”服务生引着她往后头去了,苏慎叹了口气,即使她讨厌他痛恨他,他还是没有办法放任她不管。十分钟过去,他打甄晓心的手机,发现已经关机了。是他放松了警惕,让她有机会偷偷溜掉。

找到甄晓心的时候,她正在湖边抽烟,酒红色的头发飘荡在微风里,像是一大片飘扬的枫叶。她脸上没有化妆,早上起床时她为此跟他大吵了一架,她把化妆镜摔在他脚边厉声问晚风吹过她的鬓发,秋天的夕阳透过打开的窗子,在她的脸上涂上哩绯红。她拿着那张纸的手有点颤抖,那是他岁上中学那年得到苏菲吓了跳,仓皇地转过身去看。位穿白色衬衣的男生,正对着棵最粗的梧桐树上的个洞表白着。苏菲知道韩橙,每次有晚会她都会穿得非常漂亮上台主持节目。苏菲想悄悄地离开,只是苏小菲不合时宜地"喵"了声。的张奖状,她用手抚摩着那奖状上潇洒俊逸的签名。年过去了,如今已是岁的她不知道自己曾经有多少次悄悄地抚摩过这签名的奖状。每次,她都会微笑,有些喜悦,无奈,哀伤,也有些羞愧。他:“为什么非得把我变回以前那样?别说不想看我堕落的鬼话!我堕落是我的事,你闭上眼睛别看好了,没人求你看!”

他抽出她嘴边的香烟,她顺从地看着他把香烟丢进湖里。她听见他的声音低低地响在耳边:“我没办法闭上眼睛。甄晓心,我没办法不看你。”她盯着湖水一动不动,他继续说下去,“之前的事,是我对你不起。你可以恨我,但别跟自己过不去。”

下午,苏慎接到紧急任务去了局里。回来时已是深夜,他开门进来,屋内电视机的光打在墙壁上,光怪陆离。甄晓心倚着抱枕蜷在沙发里,已经睡着了。苏慎轻轻走过去,刚刚接近就闻到浓烈的酒味。他皱了皱眉,想要把她抱起来送到房间里睡,可他刚碰到她,她就醒了。

“晓心,回房睡吧。”他低声说,像对待精致的瓷器,生怕她受到惊吓一般。

甄晓心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他一会儿,脸上有沉睡初醒的茫然,过了一会儿她嘟囔道:“苏慎……”小小细细的声音,像撒娇。她笑起来,把手指伸出来在他眼“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前晃来晃去,“我把指甲剪掉了。”

邀宠的语气。时间仿佛倒退回两年前,她兴高采烈地对他说:“我爸爸答应了,下周开始我住校!”那样神采飞扬,眼角眉梢都是能传染人的快乐。那一刻,他的心蓦然一动。眼前这个女孩子,为了能够跟他在一起,愿意放弃别墅里养尊处优的优渥生活。她是甄魁的心肝宝贝,暗地里无数双眼睛盯着她,离开父亲的保护,她的身边定然危机四伏——她知道,可她不怕。她说,为了他,她什么都愿意。

他真想答应她啊。他还想告诉她,她不需要害怕,因为他会保护她。可是他不能。甄晓心从甄家别墅搬出来,会阻碍精英调查组接近甄家的计划,他辛辛苦苦接近她,获得她的信任,怎么能够半途而废?所以他执意不同意,她虽然失望,最后却顺从了。她不想他不高兴。看着她勉强挂在脸上的笑意,他觉得自己真是混账。

他顺利进入甄家,甄晓心毫无防备地告诉他甄魁书房的所在。趁她不注意,他潜入书房,安装了窃听器……

甄晓心看到他脸上的神色,慢慢地缩回了手。她清醒过来,他们之间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京报》创办得非常成功,不仅成为北京的畅销报,邵飘萍更受北大校长蔡元培邀请创办了“北大新闻学研究会”并担任讲师。期间正值少年毛润之在京,听过邵飘萍的激情演讲后,毛润之十分敬重邵氏夫妇二人,更尊称他们为“先生”与“师娘”。。他接近她,和她恋爱,不是因为他喜欢她,而是因为工作需要。他接近的不仅是甄晓心,还是甄魁的女儿,甄无辛的妹妹……调查组盯上了他们甄家,可苦于没有证据。于是把苏慎安插到学校……

他成功了,他轻而易举地获得她的信任,轻而易举地在她家安装了窃听器,甚至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里面也安装了针孔摄像头。而后,理所当然的,所有跟她们甄家有染的官员和商人,全被一网打尽。

她还记得她接到哥哥的电话匆匆赶回家时看到的场景。疼爱她的爸爸倒在血泊里,鬓边花白的头发染上了鲜红,他睁着眼睛望向她的方向,喉咙里艰难地呜咽:“晓心啊……”温热的血缓缓流淌,流到她的脚下,浸湿了她的鞋尖。她是他最宠爱的女儿,是从小到大被他呵护在掌心的小公主。临死,他放心不下的,唯有她。

她看见拿着手枪的苏慎,穿着警服,镇定地对着传呼机:“证据拿到了,甄魁拒捕,已经击毙……”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神色,却陌生得仿佛第一次见。

原来如此。她真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为了爱情,害夏荷雨看到乔婷燕只是个人带着孩子来了,就埋怨她见外,为什么不把老公也带来。乔婷燕的脸红了,神色黯然地回答:“唉,我可没有大姐的福分,有这么个好老公。我年前就离婚了,是他背叛了我……”死了爸爸,害得哥哥坐牢——也许在外人看来,他们统统不是好人,可对她来说,他们是最好最好的人。

她还记得小时候,爸爸怕她蛀牙不让她多吃巧克力,她便跑去求哥哥,拉着他的衣角一遍又一遍地晃。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哥哥便不耐烦地故作老成:“好了好了,我去给你买。”她牙疼得在床上打滚,爸爸顺手操起桌上的砚台向哥哥砸去:“谁让你给她吃糖!”哥哥不躲不避,额角被砸出了血。她吓得哇哇大哭,扑上去抱住爸爸的腿:“爸爸你别打哥哥,是晓心缠着他要糖吃的!”

……这么多这么多的往事,这么浓这么浓的亲情。而她引狼入室,是害死爸爸的罪魁祸首。

她慢慢地坐起来,对着苏慎一字一顿:“我,恨,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告诉他也警告自己。她恨他——不能再喜欢,不能再动心,不能再爱。因为,他们之间隔着的,是她爸爸的性命和哥哥数十年的青春。

苏慎维持着低头俯身的姿势,他的声音低沉平稳:“我知道。”他突兀地笑了一下,“教你一个报仇的方法。待在我身边,假装喜欢我,然后再把我狠狠推开。这样,我会很伤心很伤心。”

甄晓心鬼使神差地问:“为什么?”

他抬起头,用力地吻上去:“因为,我爱你。”

Chapter4噩耗

甄晓心和苏慎的相处再次和谐起来。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忘掉那天的对话,时间仿佛倒退回两年前他们的初相见,她还是那个一心一意喜欢她的甄晓心,他也还是那个愿意哄着她陪着她的苏慎。

甄晓心恢复了素面朝天的模样,苏慎不在家的时候,她提着水壶把阳台上所有的植物统统浇一遍水,又把吊兰的叶子理了理。偶尔她也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回家来对照食谱做出一桌子口味不好不坏的饭菜……

半个月后,阳台上的仙人掌抵抗不住日日的洪水攻势成功变黄枯萎,原本枝繁叶茂的吊兰裹着所剩无几的几片叶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苏慎欣赏了一会儿甄晓心的杰作,夸赞道:“你的杀伤力很大……”

甄晓心笑嘻嘻的:“哈,这算什么,以前我还养死过乌龟呢!”

苏慎在她身边坐下,拿着遥控器换台:“那我可不敢吃你做的饭了……”

甄晓心夺过遥控器,把台又换了回来:“怎么,怕我毒死你?”电视里演的是一出家庭悲具,小三杀死情夫嫁祸正房,篡改遗嘱,获得一大笔财产。

苏慎微微勾起嘴角,伸手揉一揉她的发:“不怕。即使你要毒死我,我也甘之如饴。”甄晓心仿佛愉快地笑了笑,顺势靠进他怀里。

半夜的时候,手机一直不停地响。甄晓心烦躁地把头埋进被子里。被吵醒的苏慎伸手越过甄晓心在她那边拿到了手机。电话接通,苏慎的神色变得严肃:“知道了。我会转告她。”忧心忡忡地挂断电话,甄晓心却已经醒了,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盯住他:“谁的电话?”声音透过棉被传出来,闷闷的,像小孩子刚刚哭过抽噎的说话。

“甄无辛在狱中和人斗殴受了重伤,送到医院,抢救无效……狱警打电话通知家属……”他觉得自己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每吐出一个字都很艰难。甄晓心仿佛没有听明白:“什么?”

他握住她的肩:“晓心,你哥哥死了。”

她的眼圈立刻红了,眼泪大滴大滴地冒出来,攥着被角的手指因为用力而颤抖……从此以后,这世上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再不会有人毫无保留、没有任何目的地爱她,再也不会有了。

苏慎掰开她的手指抱住她:“晓心,难过就哭出声来……你还有我。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她把头埋在他肩头,终于在他那句“你还有我”中号啕大哭。

甄晓心只消沉了几天,就恢复了常态。警局让她去认领尸体,她拒绝。看不见尸首,她就可以假装哥哥还活着。她没有回别墅,却让管家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苏慎的公寓。卧室里的衣橱被她分成两半,一半是苏慎的衣物,一半是她的;洗手间里苏慎的东西被她的瓶瓶罐罐挤到了角落,委委屈屈地缩在一角;门口的鞋架上摆着她各色各样的高跟鞋……

她已经好多天都没有做那个血流遍地的噩梦了,只要不再回别墅,不再去案发现场,也许有一天,她可以忘掉苏慎曾经对她做过的所有欺骗和利用,也许有一天,他们也可以毫无芥蒂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Chapter5求婚

苏慎接到紧急任务出差了。

甄晓心一个人坐在咖啡馆僻静的角落里,无所事事地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如果她不是甄魁的女儿,如果他不是精英调查组的特警,他们之间的故事又会是怎样的呢?如果当初开枪击毙父亲的人不是苏慎,如果他接近她并不是事先安排的,他们之间会有比现在更好的结局吗?

手机震动起来。甄晓心收回纷乱的思绪,陌生的号码,她浑浑噩噩地接起来:“喂。”

可惜啊,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好的。哥哥。”挂断电话,她的唇畔爬上一抹嘲讽的笑。忘掉仇恨,对她来说无疑是痴心妄想。因为,就在她以为她快要忘记的时候,总有人提醒着她他们之间的仇恨——他们甄家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

“Surprise!”五颜六色的彩带劈头盖脸地飘过来。甄晓心从沙发上蹦下来,几乎是扑进了苏慎怀里,“生日快乐!”她仰着脸吻他。风尘仆仆的苏慎倦容中现出惊喜:“你记得我的生日?”甄晓心拉着他的手把他拽到座位上:“看看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卖相一般的牛排,仔细看有点焦。苏慎却很开心:“你做的?我尝尝……”他拿起刀叉,切了一块放进嘴里。在甄晓心殷切的目光里他面色平静地咀嚼,咽下后夸赞道:“很好吃。”

“骗人!”甄晓心做了个鬼脸,“我自己尝过,太老了,都咬不动。”她凑到他身前,“不过,你愿意哄我,我很高兴。”她维持着那个姿势,眼睛亮晶晶的:“那么,苏先生,你愿意一辈子都哄着我吗?”

她手掌中托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盒子里的对戒在烛光里闪闪发光。他只愣了一瞬,几乎是下一刻,狂喜的情绪便席卷全身。他从没想过,甄晓心会这么快就原谅年月日下午,当李士强拉着田欣的手站在姜拓宇面前时,姜拓宇就明白了切。他先发制人地说:“李士强,我知道你会告诉我那份协议没有法律效力。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赌你应该是个说汇数的男人,而你……”他,快到让他措手不及,甚至求婚,都让她抢了先。她帮他套上戒指,顺势握住他的手:“苏慎,你离开后,我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想念你。既然没法放下,那么我们就在一起吧。”

他帮她戴上钻戒,温柔地吻她的手背:“晓心,你爱我吗?”

几乎是毫不犹豫,甄晓心回答:“曾经,很爱很爱。”

曾经啊。不过,那就够了。她愿意跟他在一起,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愿意费心为他布置惊喜,那就够了。他还求什么呢?即使这一切都是她费尽心机为他编织的一场梦,他也愿意沉溺在这场美梦里,再不醒来。

她不肯大办婚礼,也不准他请亲朋好友特别是同事。她说:“我家除了我已经没有别人了,婚礼上看着你高朋满座,让我情何以堪。”于是他真的没有惊动任何人,只邀请了大学时几个跟她关系不错的同学。日子很快就定下来,甄晓心每天欢欢喜喜忙忙碌碌,苏慎看着她的笑脸,再次感到无力和悲哀。他觉得自己真是混账。

Chapter6婚礼

苏慎定定地看着镜子中甄晓心穿着婚纱的模样。

他情不自禁地拥住她,在她耳边低语:“你真美。”

他抚在她腰间的手掌摊开来,现出一对耳坠,淡蓝色水滴的形状,是当初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后来甄晓心把所有他送的东西都快递还给了他,包括这对耳坠。“里面的针孔摄像头已经撤掉了……当初,我不知道里面有东西……你家书房的窃听器是我放的,可耳坠里的摄像头我并不知道,大概是同事趁我不注意装进去的……”甄晓心没有说话,只是顺从地让他帮她戴上。

“我们要结婚了。还有件事我要为自己澄清,虽然不能消除你对我的怨恨,但我想,说出来,你心里的芥蒂也许会减轻一点——杀死你爸爸致命的那枪不是我开的,我只开枪打中他的膝盖,有人从我身后补了一枪,正中心脏。”

甄晓心的目光一闪:“精英组里有人跟我爸爸有杨小妮头嗡的一声就跑出去了,然后疯狂的打起丁冬的手机。认识丁冬以来,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失去丁冬的痛苦,真的像别人说的,在一起时不知道珍惜,失去后才明白最珍贵的莫过于此。她不停的拨着号,但一次次的失望,丁冬的手机一直是关机。她不知道丁冬会不会想不开去做什么傻事,于是准备给丁冬的家里打个电话,可一查手机又泄气了,原来自己那几天跟丁冬赌气时,把丁冬家里的电话给删掉了。私仇?”苏慎吻了吻她的鬓角:“我在查,已经有了点眉目。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现在,”他握住她的手,“你只需要安安心心地嫁给我。我会保护你,一辈子。无论发生什么,都请你相信我。”终于可以说出这句话了。迟到了两年。

甄晓心转头看他,笃定的语气:“好!我信你!”

休息室隔壁的暗室里,精英调查组的人截获了一通电话,是甄晓心打给甄无辛的。她大概在哭,声音有些哽咽:“哥哥,我反悔了……爸爸不是苏慎杀的,你不能在婚礼上伤害他……”守在电脑前的特警切断了电话:“行动继续。甄无辛不会听到这通电话,只要他一在婚礼上出现,我们的人就能把他拿下。”

调查组长傻瓜,你这么用力地拉绳子做什么?捧着她的手,英雄的男子哽咽了。对苏慎:“甄无辛诈死越狱,婚礼是最好缉拿他的时机。小苏,好好干!”

婚礼进行曲中,苏慎听到组长的鼓励,心里五味杂陈。他伸出手臂,甄晓心挽住他,冲他嫣然一笑。她有多久没有对他这样笑了?一年了吧。这样毫无芥蒂从那一天开始,老妈规定天蓝蓝同学放学后不准在街上乱跑,和那帮臭小子混在一起。天蓝蓝同学憋在屋子里看书学习写作文,谁知因为那篇作文,竟然又闯祸了。充满依赖纯粹的笑,他以为她再也不会在她的脸上见到……

枪声响起。苏慎毫无防备地被一股大力扑倒。甄晓心倒在他身上,胸前白色的婚纱被鲜血染红……隐在暗处的精英组成员行动起来,迅速向开枪的方向缩小了包围圈。

甄晓心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切,她眼中噙着泪,轻声呢喃:“你又骗我……”她可真傻,苏慎早知道哥哥会在婚礼上刺杀他,精英调查组一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哥哥现身。亏得她还担心,哥哥不听她的劝阻,执意要杀苏慎,婚礼的全过程她一直提心吊胆,随时准备扑过去保护他。

她也的确这样做了。可他却并不需要她的保护。他骗了她一次又一次,利用了她一次又一次,第一次他杀了她的爸爸,第二次他抓了她的哥哥——之前他为自己辩解的话统统都是假的吧?他说他爱她要保护她一辈子的话也一定都是假的。她再也不要相信他……

她听见哥哥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撕心裂肺地吼叫:“晓心!晓心你怎么样?快叫救护车……”

好累。她闭上眼睛。如果她不是甄魁的女儿,如果他不是精英调查组的特警,他们之间会有幸福美满的结局吗?可现实真残忍,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她仿佛又回到阳光明媚的大学校园里,他从身后喊住她:“同学!综合楼一教怎么走?”不要回答,不要回头,不要认识他……可她还是忍不住回头了,如愿以偿看到他洒满阳光的、含笑的眼。如果重来一次,明知之后发生的所有残忍的事情,她还是没有办法不爱上他。

苏慎小心翼翼地抱着甄晓心:“晓心你不要睡,救护车马上就到了,你不要睡……”不要睡,不要离开我。不要。

医护人员来了又走了。组长叹了口气:“小苏啊,她已经死了。”

半个月后。

苏慎再次打开婚礼前精英调查组截获的甄晓心的电话,她的声音有点哽咽,沙沙的,带着哀求:“哥哥,我反悔了……爸爸不是苏慎杀的,你不能在婚礼上伤害他……我知道你又要骂我犯傻,可我就是傻啊……经过了这么多事,我还是爱他,很爱很爱。也许这辈子,我都没办法不爱他了……哥哥,你说爸爸会不会原谅我?你会原谅我的,我知道……对了哥哥,我怀孕了,苏慎的孩子……就快就要有人喊你舅舅了,你开不开心?”

一遍又一遍,沙沙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回响。那个傻傻爱他的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古船木茶桌 https://www.fj58.com/
版权所有: 晟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